律师可以调查证券持股信息

最高人民法院在一份公开答复中肯定了律师调查令的作用,称这一制度不仅可以调动律师取证的积极性,为法官裁判和执行提供更多更可靠的证据,有利于形成更为公正及符合客观事实的判决结果,从而提高司法公信力,也可以督促律师提高执业水准,不再以取证难推卸责任。

 

在2016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政协副秘书长黄惠玲建议完善并推行“律师诉讼调查令”制度,她提到司法实践中仍存在调查令缺乏统一的制式,以及申领、颁发调查令尚无标准流程的现象,也提到相关单位或被调查单位及个人不认同、不配合的情形。因此她建议司法部门尽快出台相关规定,让制度的执行“有章可循”。

最高法院在关于完善并推行“律师诉讼调查令”制度的建议的答复中承认调查令制度在实践中面临着一些问题,例如,调查令权威性不足,持令调查依然得不到配合,调查令被滥用等情形。

最高法院指出,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是调查令制度缺乏立法支持,不能“名正言顺”地作为一项法律制度推行。律师调查令制度属于诉讼制度的范畴,根据立法法的规定,应当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立法规定,最高人民法院不能突破立法创设新的诉讼制度。为此,最高法院有关部门也多次建议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就律师调查令制度进行立法。

近年来,最高法院下发了多份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文件,其中都对律师权利特别是律师申请调取证据的权利方面作出了规定。